能源“十四五”前瞻

信息來源:《能源評論》   發布時間2020-01-09   瀏覽(163) 點贊 分享到:

  “十四五”期間,我國面臨著世界能源格局劇烈變動的現實,需要全面融入全球能源發展潮流,以綠色發展全面統領能源發展,進入以市場配置能源資源為主的攻堅階段。

  四大階段性特征

  相關機構研究顯示,“十四五”期間能源發展具有如下特征:

  一是由于世界格局的變化,能源安全受到廣泛關注。我們現在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世界能源版圖正在重構。現在歐洲能源能夠自給自足,正向全部依靠清潔能源的方向發展;北美以美國為首已變成供過于求,成為全球最大的油氣出口國;亞太地區中國、印度這些國家能源需求還要繼續增長,同時化石能源占比很高。

  二是“十四五”時期是我國全面融入全球能源發展潮流的初級階段。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推動“四個革命、一個合作”的能源安全新戰略。原因就在于,中國要適應世界能源清潔低碳的發展大勢,我們要融入這個潮流。“十四五”時期是落實這一戰略的初級階段,因為我們的一次能源中煤炭占比很高,所以要逐步降低這個比例,要融入清潔低碳的潮流。

  三是“十四五”時期也是中國綠色發展全面統領能源發展的重要階段。能源綠色發展有兩重含義,一個是減少污染,另一個就是要減碳,要向低碳方向發展。

  四是深化改革進入以市場配置能源資源為主的攻堅階段。比如說可再生資源要過渡到基本上無補貼發展階段,對中國而言,就是要鎖定長期目標,鍥而不舍。根據初步研究,這個長期目標就是在一次能源方面,到2035年,煤炭占比降到40%左右,清潔能源、可再生資源占比要達到23%,天然氣占比要提高,石油占比要保持;在二次能源方面,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達到38%,電力在終端能源的比重達到34%。“十四五”期間就要鎖定上述目標,倒逼行業發展。

  實現這些目標的途徑是什么?

  第一,要從嚴控制化石能源消費。不是嚴格控制消費總量,清潔能源消費可以適當增加。第二,以優化結構為核心,進一步深化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過去我們是以保供、擴大規模為主,今后要轉向以優化結構為主。第三,實行集中式和分布式發展并重。第四,大幅度降低能源領域的非技術成本。第五,建立國家能源安全預警信息系統。

  這里要重點關注集中式和分布式發展并重的調整,這是國家從“十三五”開始能源領域的巨大轉變。現在國家從兩個方面在推進集中式和分布式發展,我們也叫解鎖路徑鎖定,分布式發展有大的分布式,也有小的分布式。大的分布式涵蓋區域經濟發展層面,以山西能源轉型為例,總書記給山西能源轉型提出了要求,要進行產業多元化轉型,山西就說不做“煤老大”、爭做排頭兵。再比如黃河生態治理,像山西、內蒙主要產煤地區位于黃河上游,也要解鎖發展。小的分布式是具體的產業層面,比如說東部沿海地區不能只依靠西電東送、西氣東輸、北煤南運,要更多開發當地的太陽能、風能還有其他的分布式能源,提高本地能源的供給程度,同時要進口更多的清潔能源,這就是解鎖路徑鎖定。

  為什么要解鎖路徑鎖定?因為我國2000年以后實行的是把西部的資源優勢變成西部開發的經濟優勢,然后驅動東部沿海地區發展的策略。這種路徑面臨的問題就是經濟性越來越差,現在隨著“一帶一路”的發展,西部地區也變成了能源消費中心,比如新疆已經變成中國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向中亞開發的中心,它自己也要發展,所以就不能完全承擔向東部地區供應能源的配角,需要解鎖傳統路徑。

  八大政策著力點

  針對上述目標,希望國家在如下幾方面的政策上加大力度:

  一是建立能源綠色發展目標的責任體系和制度體系。這意味著,能源的綠色發展要納入各級政府各地的發展規劃,比如浙江湖州提出生態+電力的發展路徑,需要注意的是,電力要和生態結合起來,就必須要有一套綠色發展的指標體系。二是加大補短板的力度,比如儲能電站、光熱發電、分布式能源發展,還需要有補貼投入,才能發展起來。三是要推動能源消費低碳化、電氣化、智能化升級。四是推動清潔能源高比例發展和傳統能源加快轉型升級。這個思路已經納入“十四五”能源發展規劃,所謂高比例就是要突破我們過去的承諾。五是推動重點領域的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。六是以能源技術變革推動技術發展。七是建立以市場配置能源資源為主的體制機制。八是以“一帶一路”為重點,營造“共同安全”的能源國際合作新環境。現在“一帶一路”的能源合作也是全面轉向以清潔能源為主。比如在東盟10+3框架下,很多東盟國家規劃的能源互聯互通設施都是以清潔能源為主的。

  通過國家的新能源發展政策,可以從市場導向、科技創新、因地制宜、集中和分布式、多能互補等五個方面建立以儲能為核心的綜合能源供應體系,堅持綠色消費,用戶側推動供給側,最后實現包容性發展,讓新能源與傳統能源相互滲透,共同發展。

  關于“十四五”的目標,有人會問,為什么要制定如此激進的目標?基于現有的研究判斷,一個驅動就是,“十四五”期間的發展,中國會受到全球經濟增長乏力,以及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干擾,所以從中國本身的發展來講,新能源的發展必須要實現高質量發展。目前我國的可再生資源產業比如光伏、風電,裝機總量和發電量在世界上都排在前面,我們不能把它變成二流的,所以這是“十四五”發展的一個驅動。第二個驅動就是綠色低碳化發展,如果按照《巴黎協定》要實現把全球升溫控制在1.5攝氏度以內的目標,那么到2050年,中國所有電力系統都要脫碳,這意味著電力系統的碳排放要歸到零,如果達不到,就必須要大幅度降低煤電的比重。

相關文章

e球彩奖金计算